减负相关文章

据报道,针对基层反映督查过多过频等问题,山东省曾印发通知,要求各地各部门要精心研究督查选题,有计划有重点地开展督查活动。《通知》同时明确,要对同一地方、同一时段内开展多项实地督查活动进行统筹。对内容相似度、关联度高的实地督查活动,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整合。

当前,“校内减负、校外增负”成为基础教育痛点。破解这一怪圈,要从需求与供给两端入手,一方面打破“唯分数论”,优化评价体系,淡化分数焦虑,一方面提升学校教育的质量与水平,提高课堂效率。

提到减负,大多指的是给学生减负。近段时间,多家媒体刊载的《请问,是哪些因素让你的精力耗费在无效甚至无聊的忙碌中?》调查,就显示有一些教师因负担过重而疲于奔命,伤害了教育热情、降低了职业幸福感。

提到减负,大多指的是给学生减负。近日,微信公众号“校长传媒机构”刊登了一篇文章,倡议该给教师减负了。作者开篇提到一个现象:“曾经有位高中教师说,他每天早上五点起床,晚上十点钟下班回家,算了一下在校时间长达17小时。也经常听其他一些老师抱怨说,他们是天天开会,周周培训,月月考试,加上应对家长与上级检查,哪有时间与精力想着教学的事。”

当今时代,我们不难发现,名校越来越多地被精英家庭的孩子所包揽,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,资本和教育出现了一种“诡异”的平行传承现象。近些年来,“减负”一直频繁大众提起和讨论,普遍认为学生负担过重是应试教育带来的必然结果,这导致部分中国家长十分羡

近几年,关于孩子学习方面,我们听到最多的就是减负减负减负,但减负真得就好吗?作为一名教育行业多年深耕的从业者,我想对广大的家长朋友们说一句:千万不要轻信减负,从而放松了对孩子学习上的要求!一、近几年中高考录取率变化情况下表是2019年全

近日,为减轻中小学生作业负担、同时减轻家长负担,山东潍坊高新区出台了《学生作业规范“十要十不”》,规定不得让家长或变相由家长打印作业,不得要求家长代批阅作业的现象。

这样的场景听起来很熟悉吗?作为老师,您有时会担心考试过于频繁,同时您的学校或学区不仅要对每个学生进行通用的筛选或基准评估,您还要额外对进行自己单独的分级测试。甚至在学习开始之前,学生可能就需要参加十几次或更多的测试。

“社会有分工,家长不是老师,家庭教育主要是孩子的修养、品格,道德以及良好的学习、生活习惯等方面,而不是具体教孩子怎么做作业。”范小青认为,“更多的家长做不好老师该做的工作的,结果反而坏事——家长着急,难免打骂,孩子更加学不进,适得其反。

继“南京减负”的政策发布以来,贵州、河北相继推出相关政策。大意如那篇名为“南京家长已疯”的网文所描述的那样:不给补课,不给施压,不给留太多作业,不给上各种补习班。

减该减的负,用该用的心!

作业减负更当从学校、老师的源头着手,多措并举,综合整治,倒逼“应试教育”真正向素质教育转变,进而促进中小学生全面发展。日前,《浙江省中小学生减负工作实施方案(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,公布了33条减负方案,其中拟规定小学生晚9点、初中生晚

教师待遇一直是个很受关注的问题。不仅是教师群体,想挤进教师群体的人们也在时刻关注着老师的工资水平变化。

“忙碌”是每一个家长时下的生活标签,尤其是对家中有儿童的家庭来说,兼顾工作和看顾孩子这两个重担常压得他们喘不过气,他们白日里不仅要奔波在职场中,闲暇时还要思考孩子的教育问题。

新的一年,新的变化。据了解,2019年将会是教师的“减负年”,国家即将出台一系列政策为教师减压、减负,这对于老师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“如果不是亲耳听自己孩子说,我一定会觉得,孩子喜欢学习是不太可能的事情”,3月15日,当着教育局十几位领导,以及300多位校长老师的面,家长蔚女士分享了8岁女儿学习内驱力爆棚的故事。

近日,各类夸夸群在网络上引发热议,不少高校的学生还建立了各自学校的夸夸群。在夸夸群内,被人夸奖是家常便饭。例如,有人提出“学习了一下午,求夸”,便会有群友夸赞称,“能抵制住外界的诱惑而认真学习,说明您是一个自制力很高的好孩子”。

小学的减负与大学的增负是2018年教育改革提到最多的主题。在新的一年,对于减负与增负,该如何做到实处呢?

2018年12月29日,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了《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的通知》,《通知》提出了《中小学生减负措施》(减负三十条)

教育机制的改革似乎一刻也听不下来,随着时代的发展,教学也需要发生变化。教育部正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中小学生综合减负措施,明确各方责任,形成政府、学校、校外培训机构、家庭协同推进减负工作合力。

热门国际学校